「有唐山公,無唐山嬤」
是許多人對平埔的共同記憶

 

儘管課本從不述說這群人的現在
然而他們一直真實存在

 

 

 

17 世紀,荷蘭人來到安平

以他們的名字取了  台窩灣

荷蘭人走後,這群人何在

19 世紀日人來,再遇熟蕃

自稱 台窩灣

 

從台窩灣到台灣,咱祖先的歷史不能忘

 

400 年後,我們要再沿當年遷徙的路

進入牽動三大族群的山巒與河川

了解這群人為何自稱真正的 台窩灣

 

拜訪他們現存最古老的 男子集會所

或許祖靈的 香蕉白話 能解破

重回世紀前噍吧哖事件的血淚與經過

 

品嚐部落媽媽用隱藏版食材做的絕門好菜

學習 走標 的歌舞,戴上花草鑲扣的華冠

和阿伯領悟 剛好就好、生生不息放笱人生

 

最後再次回到山腳下的 kuva

楠梓仙溪 畔和祖靈說悄悄話

想念山腳下那處永遠的 

 

讓「台窩灣」不再是歷史名詞

我們跟著 Mata Taiwan

一起看見從未看見的臺灣

 

※ 本活動部落導覽及膳食供應等服務,
皆由各部落在地族人經營。


 部落活動亮點

 


部落領路人

 

大林
(部落耆老,小林部落)

「我不能輕易倒下,如果連我都倒下去了,那我怎麼支撐著這群返回故鄉擋在我前方的孩子。」

莫拉克風災後,臺灣中南部許多部落都受重災,大林阿伯的家鄉更是。

只是他們早已選擇在新的地方重新站起,從「心」撰寫不再都是悲傷的生命故事,重拾從小自父母學到的傳統竹藝與狩獵知識,擔負起傳承部落文化的責任,更想讓世人看見他們真正「台窩灣人」的存在。 

大駿
(部落營造員,小林部落)

「這是 akualim、這叫 kilang…… 還有這些高粱我們現在還叫 taraun,跟 400 年前荷蘭人的紀錄一模一樣!」

已過六個冬天。回憶當年帶走家人的風災,現在大駿已可侃侃而談。為了把握部落僅存朔果的一切,他也加入年輕族人紛紛回鄉重建部落的行列。

只是,「硬體雖然重建好,但心靈卻還沒。」如今大駿只能將所有對家人的思念,滿滿寄託在族群工作,希望部落孩子有天可以在外被認同,讓大武壠族驕傲的身分與美麗的文化,像春分的雞角刺再次綻放於世人眼前。

明明
(部落青年,小林部落)

在番茄園務農時看起來很認真,談大鼓陣、回部落導覽時可以很輕鬆,談到「家」,就開始想很多事。

── 這裡的每個人都有滿滿的生命故事,就看不經意時,我們能學到多少,又思考多少。

最後我們總是能在結束每一次旅行後,帶著滿滿的生命故事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像衝飽了能量的電池繼續往前進。

 


 

去過的人怎麼說

 

媒體報導

(原民台《LiMA新聞世界》隨本行程拍攝實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