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內出境

早春,中央山脈的雪漸融,自楠梓仙溪潺潺流下

而我們探索共同的母親 ──「台灣」名由的溯源之旅
卻正沿著台20線兩旁盛開的向日葵花田與果樹園,緩緩向山谷深處爬升。

你的心,順利降落在一處地圖找不到的原鄉。

觀察大地職人的手作,仔細感覺 竹 與 藤 脈絡,粗糙而扎實;
左手固定,右手編織,你細心處理土地冒出來的每份素材
讓它們能以另一種形式,繼續在野溪、在部落,延續許許多多的生命。

你和他方的旅人靠在夜裡,一道道過往祭典才吃得到的風味端上
甜蜜芬芳的金蕉、蕃薯與芋,或著雞角刺的香氣撲鼻而來
活了好幾世紀的味覺依然澎湃;

舞圈中間的篝火隨著腳步搖晃,右前、左前、右後、左後
在月光下,依循祖靈的韻律踏步,一起四步《依啊搭賽》
古老的歌謠時而穩重,時而輕快
就像部落的古老記憶,仍試圖在這個快速的世界中找到自己的頻率

也隨時提醒著我們:

小小的台灣仍有許多不同樣貌;
大大的世界還有更多不同聲音。

今年春天,跟著 Mata Taiwan 到 高雄 杉林 甲仙

我們一起 「島內出境」

我要留言